月亮。
她来看我了。

月形在视野中晃动,冷光透过窗洒在枕头上,盈满了那一道道柔软的沟壑。光芒呈柔和的钝角,在渐渐困倦的注视下,变成无数条朦胧的直线而无限延长。
随着我每一次眨眼,她也像灯不停地闪烁着,光影在沉浮中趋近泯灭,黯淡后又重燃。
她是这样地剔透,好像只要我拿起玻璃瓶子,就能将月光永久贮藏。


今夜我看不到星星,只有她。

她的问候是短暂的。
她一点点偏移出我的视野。她把光的裙裾收走了,以往她会留下一些余辉在窗帘的缝隙里,可这次,我没有挽留住她的告别礼。被镀上银辉的房间又回到了黑暗中。
明天月亮还会来吗?
她就像一个送信人,只把一场空梦寄予我就离去了。
好像只要我跳出窗外就能抓住她的背影。
好像只要我跳出...

{ 2017-06-23 /1 }
 

邪瓶 散段

>>偷窥
我是被一泡尿憋醒的。天才亮了一半,闷油瓶还在睡着,恰好朝着我这一面半蜷在被子里。我鲜有这样比他早醒的机会,心里不免有些发痒。
闷油瓶长得白白净净,又是冰山酷哥的形象,挺招小姑娘喜欢。
他睡觉的姿势竟然有点可爱,以前我甚至以为他是在棺材里睡的,中规中矩地仰躺,双手搁在肚皮上,整个人是安然入土的样子。事实证明我想多了。
枕头很柔软,他的侧脸半埋进凹陷里,鼻尖蹭在枕套的皱褶上,被子的弧度随着呼吸起伏。他睡着时的神情很平静,眉梢的弧度要比以往柔和一些。
视线下移。他的嘴唇薄薄的,颜色较浅,让我下意识地觉得温暖柔软。我突然有些心猿意马,脑子里竟然开始回放一些少儿不宜的画面。我顿时觉...

{ 2017-06-11 /2 /73 }
 

鲸组.《Fever》

*非国设。诺x冰。

*R15?

他的眸中燃烧起烈焰。

——透过这个浅尝辄止的吻,模糊地描绘出情与欲的轮廓。

“……意味不明。”

39.5℃。

诺威过高的体温在严寒中显得格外突兀。壁炉里燃烧着的柴火偶尔发出“噼啪”的爆裂声,溅出一两点火星。

它们在冷凝的空气中跳跃出灼目而炽热的弧度,随后很快消逝了。寒冬的眉眼从不曾为这点微不足道的温暖而有半分柔和,北风裹挟着雪片从窗缝中挤进来,与灰色石墙一般强硬冰冷。

艾斯兰也有些昏昏欲睡了——虽然诺威霸道地占据了整个沙发。火苗跳动为他的侧脸镀上橘黄色的光晕,坐垫凹陷出一道道柔软的沟壑,可惜他依然在梦中喃喃呓语,惊扰了四围的宁静与安详。

等到艾斯兰恍然回神的时候,...

{ 2017-02-10 /2 /28 }
 

庄鹊.《炽热之拥》

*蜃楼王x炼金王。不是原皮人物性格。

*私设:扁鹊为西域不知哪个国家的王子。庄周依然不老不死。
*低智商童话。适合学龄前儿童阅读。

“你在幻境中熠熠生辉,反射着骄阳的热芒,永远炽热而闪耀。金沙勾揽一湾绿洲,晴水净透清朗,向地平线淙淙蜿蜒,而我寻得你——无价之宝。”

王子最近有些蔫巴,像他阁楼里的那棵古藤。

茎蔓因缺水而瘫在冷灰色石砖上,原本翠绿的阔叶也无精打采地垂下。与此同时王子抓了一把无心打理的金发,它们触感柔软却乱糟糟地蜷曲起来。

王子手捧一本古老的文卷,对着那写满陌生文字的纸张眨了眨困倦的眼睛,并且感到有些口干舌燥了。

天知道他研究这破玩意儿已经有多久了,天天对着那泛黄皱褶的书角皱眉叹气...

{ 2017-02-05 /12 /89 }
 

白嬴《回响》

*有私设!



醒来的时候似乎仍是深夜。

夜长梦多总把神思锁进浑噩的桎梏,模糊地窥见那浴血的怪物,令人作呕的腥味把视野的轮廓勾勒得狰狞而惊惧;冷兵器与铠甲碰撞出铿锵之声,遍地哀鸿成就了他的王位与野心,魔道文明在女人不老的容颜上诡异地明灭;然而当画面又回归柔和,罪与血的阴影逐渐淡去,他看到了两人间鲜活的相连的血脉。

可他不曾施舍过任何一点亲昵的意味。他知晓怪物羸弱却固执,嗅得他发顶冬雪寒梅的雅润;他的温柔在众多阿谀奉承中更像是纵容,令自己终于意识到那些刻进骨子里的傲慢骄矜,狂妄放纵,身为帝王与生俱来的弊病都无处遁形。但他依然屈膝低头作出谦恭的姿态,命令与服从背后有什么在潜滋暗长。

是谁念念...

{ 2017-01-16 /9 /55 }
 

勇维《Life&Love》

「Life&Love」
>>1

        “勇利,我已经是一个老头子了呢。”
那个下午,维克多突然这么说道。勇利仍能分辨出他上扬的尾音,好像仅仅是开了一个足够轻松的玩笑;当勇利略有些错愕地转过头时,阳光恰好斜斜地照进他的双眼,柔和的光晕笼罩着他慵懒的身形;如此平常而普通的一切,仿佛就要融进他们曾经共同度过的无数日月里。
        勇利走过去拥抱他,嗅到了蜂蜜与黄油的淡香。趁他陷入维克多是不是又偷吃了面包的思考中时,一根柔软的长发顺势绕上他的指尖,肩头也沾染了爱人甜味的吐息。那抹银色已不似维...

{ 2016-12-16 /8 /66 }
 

勇维《Life&Love》

「Life」

>>1
        维克多又留长了头发,在30岁时他仿佛回到了16岁的模样——当然撇开岁月留下的一些微小的“瑕疵”不谈——毕竟在勇利眼里维克多永远完美。
        刚吹过的头发还带着轻微的潮湿,柔顺细滑的触感在指尖像水一般流过,灯光下银白发丝泛起柔和的暖黄色,从这个角度刚好能看到维克多的发漩。爱人乖顺地倚靠在怀里,任由自己把玩他的头发,双眼像打盹的猫一般眯着,惬意又放松的样子让勇利心中细细密密地痒。指尖抚过发间沾上淡香,如同昨夜两人十指交握时的触感与温热。
     ...

{ 2016-12-11 /2 /89 }
 

勇维《Life&Love》

「Love」


>>1

         “勇利每一次都能出乎我的意料。”

         “啊…?呃、嗯。”

        勇利有些沉醉于维克多的赞赏了——或者说那更像幼稚园老师对孩子温柔的表扬,不知为何让他十分受用。但由于民族文化中温和谦逊的讲话方式他只是支吾了几句,胡乱发出了一些不能称之为答复的音节。戒指碰撞在一起发出清脆悦耳的声响,维克多与自己手指的交缠像雪悄然落在肩头的似有若无的轻柔触感,却又炽热得几乎将皮肤灼伤...

{ 2016-12-11 /2 /59 }
 

神意.《Song》

【你是我生命中凛然盛放的一朵花,

是绵绵长梦中的一丝哀愁;

你是我千百年来无尽的挂念,

是燎原战火中一首疲惫的歌。

你是我的强大,

我的繁荣;

你是我的弱小,

我的平庸。

我是你万里长空中翱翔的雄鹰,

是清冽碧湖上的一叶扁舟;

我是你清晨裙角沾上的露珠,

是指尖静默流淌的点点温柔。

我是你的快乐,

你的笑容;

我是你的苦难,

你的悲恸。】

“有了想要保护的人,才会变得强大。”

不知是谁曾经对我这么说,也许是在温暖安详的午后,或是灯火未歇的黑夜,轻轻地低语。我已经记不清他,或是她的样子,这句话如何被风轻柔地吹进耳中,再刻进脑海里。

我不懂那深刻的含义。

我是一个国/家,生来便为了自己而强大,为了...

{ 2016-12-04 /1 /5 }
 

勇维《ON》

*on是turn on那个on(x)
追番的时候发现勇利一撩起头发就贼他妈帅,就像开关一样,想写;以及他这种崇拜→仰慕→不肯承认的爱慕的纠结感情(个人理解)也想试试,所以就有了这篇劣作。




胜生勇利有个“开关”。



一般来说它会在勇利赛前梳起头发的那一刻被悄然打开;在他完成最后一个动作后,额角一滴迟迟不落的汗珠终于掉落在冰面上的细微响声就是它又被关闭的标志。



当然,有个特例。



——当维克多主动靠近他的时候,开关便不受控制地打开了。











啊……不小心在庆功宴上喝多了。勇利摘下眼镜揉揉发疼的双眼,在一片朦胧中迷糊地回想着“温泉ON ICE”中自己又一次失败的四周跳。啤酒的苦涩还...

{ 2016-11-19 /11 /80 }
 
1 2 3

© 睡着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