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着了

【【禁转 禁用】】
【【禁止任何形式二传】】
所有文段已解禁

晴艾《爱人》

梗:朱砂痣和白月光(偏题严重(。

*有原创角色。

开播五周年!!!!!!!!!!!

 

 

 

     “感情是不堪回忆的,朱砂痣会变成一朵从肋骨中开出的玫瑰,白月光会变成刀尖上所闪烁的冷芒,温柔会变成疼痛,会留下伤疤。”

 

      这是时缟晴人先生所著的最后一部小说的结尾,我自认为适合,于是冒昧地引用到此文中。

      五年前,我曾是时缟先生的编辑。他是我万分敬仰的作家,同时也是我的朋友。然而有关他的一切却在一场意外中戛然而止了;正如他所言,“生命的故事总是轻易地止于事故。”而属于他的结尾比任何一篇截稿日前夜所写就的文章都要仓促。

      近期,时缟先生的小说得以再次重印,再读他的小说令我感慨万千。最终我决定到他墓前祭扫。

      因此,我写下了这篇带有过多私人感情的文章。

      我在时缟先生的墓前,看到了那位被他称为“主角原型”的艾尔艾尔弗先生。

      那时正在下暴雨,艾尔艾尔弗先生撑着一把黑伞静静地站着。透过厚重的雨帘,他的表情也变得模糊起来,仿佛被水浸湿了,比以往我所见到的每一个时刻都要柔和得多。

      冷硬的墓碑被雨水冲刷着。他注视着上面刻的文字,以及时缟先生的遗像。但他只是站着,听着雨声,不发一言,也没有其他动作,像是一座守望友人的雕塑。

      我没有上前,非常失礼地偷偷躲到一边。

      那一刻,我想起许多事,有关时缟先生与他的事。雨水从伞角连续不断地坠下,掉到地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声响,水洼里映出我有些悲哀的失态的样子。

      我在时缟先生葬礼上也看到了艾尔艾尔弗先生,那时他也是同现在差不多的表情,在其他人低低的哭声中静默地注视着遗像。

      一只夏蝇聒噪地叫嚷着,在人群中四处穿梭,终于停下振翅的时候却是落在了遗像前的花束上。有一只蜘蛛悄无声息地在角落里编织一张纤细的网。外面的蝉鸣一刻不停,如锥子刺进我的耳朵里。不知为何,室内是一种寂寞的气氛。

      最让我痛心的是,时缟先生的所爱之人,以朋友的身份出席了他的葬礼。那个人除了注视他的遗像,什么都做不了。所有人都无能为力。

      临走时,我们短暂地交谈了一会儿,他的表情始终平静,带着一些冷淡的疏离感。只是当我说起“时缟晴人”这个名字时,他的话语有一丝微不可察的颤抖,很快又平复了。

      直到时缟先生不幸逝世,艾尔艾尔弗先生都没有成为他的爱人。那最后一部小说有着令人悲伤的结局。

      我也曾有一段无果的感情,那时还是时缟先生在指引我、开导我。他给我发的信息我还没有删除。

      “有时并非得不到的才是最好,而是太好所以害怕得到。”

      第二天我怀着感激的心情,十分冲动地登门拜访。也就是从那一天起,我发现了时缟先生的一个秘密——他将两枚戒指串了起来,挂在胸前。

      我心里有许多浪漫的猜测,但是没有发表任何意见。也许在他开导我的同时,自己也知晓了什么,于是做出这样的决定,在我眼里十分帅气。我当时幻想着,有一天我或许能够收到来自时缟先生恋爱的好消息。

      也就是那一天,他将这部小说的开头交给我看了。

      那时,时缟先生尚在连载另一部小说,在即将完结的前夕,时间能够有所空余,所以他非常果断地开始动笔了。文中是这样介绍主角的:“他的口袋里总是放着一名少女的照片。”

      “她有着粉色的长发,可爱且温和的容颜。照片似乎是被翻看过许多次的样子,微微泛黄发皱,角落处有浅浅的折痕。但是,显然,照片被保管得很好,比起怀念,那更像是一种收藏与珍爱。”

      有一次,偶然问起,时缟先生告诉我,主角的原型是他的一位朋友。

      那之后,我又有幸见到了他的这位朋友。我并不知道他的容貌,他的名字,但是时缟先生将他一些小小的习惯刻画得很仔细,我才能够认出。

      比如他喜欢将火腿煎蛋作为早餐。

      那就是艾尔艾尔弗先生。

      我总觉得时缟先生看他时,与看别人是有一些不同的,甚至相处方式也有所不同,但是到底是哪里不同呢?

      那双蔚蓝的眼睛就像天空一样,溢出晴朗的光芒,里面盈满了信任还有一些其他的情绪,脸上是我从未见过的表情。

      我是一个相当迟钝的人,意识到艾尔艾尔弗先生不仅是小说主角的原型,更是时缟先生所爱之人这件事,花费了我很多时间。毕竟,意识到一份暗恋的心情比发现两情相悦要难得多。

      如此想来,我真的太过失礼了,我曾撞见他们拥抱的场面,而我又偷偷躲了起来。

      那实在不是一个美好的拥抱,我没有资格、也没有勇气露面,更不知如何安慰明明拥抱了所爱之人,却沮丧得像告白失败一样的时缟先生。

      他们似乎在争吵,就连一向温和的时缟先生都有些激动了,稍稍提高了声音。沐浴在路灯昏黄的光下,两抹身影几乎快要重叠在一起,艾尔艾尔弗先生拽起时缟先生的衣领,好像即将爆出什么尖锐的话语,但是在他张开嘴的一瞬,有一滴眼泪蓦地渗出眼角,在灯下闪闪发光。

      艾尔艾尔弗先生没有别过脸,而是更加坚定地望向了时缟先生的眼睛,毫不掩饰地落下泪。

      “你太过天真了。”带着轻微的鼻音。艾尔艾尔弗先生松开了手,向后退了一步。

      时缟先生沉默良久,上前紧紧抱住了艾尔艾尔弗先生。“你也太过苦涩了。”他的声音低得宛如叹息。

      寥寥几个行人走过,惊异地向这边看。

      他们就像紧抱着末日海上最后一根浮木一样,艾尔艾尔弗先生的手抓住了时缟先生的衣服,抓出一条条凌乱的褶皱,显出痛苦的挣扎的姿态。

      可是即使这样,他们之间的关系还是没有更进一步。

      其实我原来什么都不了解,只是当我将小说中的人物成功一一对应后,渐渐便能看个大概了。照片上的那位少女,是艾尔艾尔弗先生逝去的爱人;而时缟先生,是小说中那个想要成为主角的下一个爱人的角色。他们是主角所面临的两个选择。

      而这其中更深层的感情纠葛我无从得知,更不可能亲口向时缟先生打听,那会对他造成伤害。我不希望时缟先生的感情也是无果,但是我无法帮助他,我是一个多么无力的人。

      时缟先生脖颈上的戒指,一直挂着,一直挂到他死去的时候,最终没能够为爱人戴上其中的一枚。后来它们作为遗物,被交给了艾尔艾尔弗先生。

      他的家人原本是不会交给这样一个并不常见的朋友的,但是其中一枚戒指的内侧,刻着艾尔艾尔弗先生的名字。另一枚却什么都没有刻。我得知以后,感到更加悲哀。

      艾尔艾尔弗先生收到这两枚戒指时到底是什么反应?到底有什么想法?

      死亡来临的那一刻,时缟先生又在想什么?失望?遗憾?

      ……

      我对他们的回忆仅能写到此处了。

      大片大片的乌云啃食着天空,那样的绝望的雨声,就像是整个世界都在痛哭一般。雨点带着视死如归的阵势强力地拍打着伞,我几乎抵挡不住那宛如泄愤的冲撞。我远远地望见他低下头,深深地、深深地低下了头,垂在一侧的手紧攥成拳,用力到微微发抖。

      我感到非常遗憾。

      过了一会儿,我看见艾尔艾尔弗先生伸出手探向后颈处,将什么东西从脖颈上取了下来,弯下身放在了墓前。

      他挺直背脊,转身离开了。没有任何的犹豫。

      确认他已经走远后,我快步跑上前。只见两枚戒指安静地躺着,闪烁着冷色的光泽。

      我无法描述我的感受。我只是想到,这两枚戒指曾经被一个怀有满腔温情的人买下,被刻上他的爱人的名字,被长久地挂在胸前,枕着心跳,枕在一片热忱里。后来,它们又来到了另一人的胸前,在每个日夜谛听怀念和隐忍的挣扎。现在,它们躺在了那个永远睡去的人的墓前,仿佛宣告了一切的结束。

      我忍不住伸手轻轻摸了摸这两个小小的圆圈,那象征着一个至死不渝的约定。忽然,我的指腹摸到了凹凸不平的一处,与我想象中不同,所触到的笔画似乎比“艾尔艾尔弗”这个名字要多。

      雨乘着风打湿了我的背部,寒意几乎要渗进我的骨肉,从胸口燃烧起炽热的火焰,灼得我眼眶发疼。

      “时缟晴人”,刻在那一枚原本没有刻字的戒指上。

      最终,我将带去的花束放在它们的旁边。脆弱的花朵很快就被雨打蔫了,像美人奄奄一息地阖上了眼皮。

      结局果然就是如此。他一个也没有选。

      但是,有什么一定改变了,即使苦涩,也并不冰冷。时缟先生与他共同编写了一个非常动人的故事,他绝对不会忘记。

 

 

fin.


评论(2)

热度(43)